在水一方品牌策划有限公司

天宏纸业漂白工:快乐工作22年


所属分类:生活用纸    发布日期:[2011/10/25]    点击:[3311]

    有的人常常抱怨找不到工作,找到工作又抱怨工作不好或是工资低,而对42岁的谢爱武来说,这是她从未思考过的问题。谢爱武在石河子一家造纸厂干漂白工22年,现在每月收入不足2000元,但至今仍然快乐地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

    “我上的是技校,报了名后学校把我分到造纸技术班,我也没多问,一心想好好学门技术,将来直接工作也不错。”谢爱武说。

    毕业后,谢爱武进入当地的天宏纸业制浆分厂当起了漂白女工。在造纸厂里,有几个谁也不愿意去的岗位,漂白工就是其中之一。在漂白车间里,长年累月弥漫着刺鼻的漂液味道,因为长期接触有毒有害气体,工人必须戴着面具和手套等护具工作。

    “纸浆刚出来叫本色浆,本色浆都略带芦苇的黄色,我的工作就是在纸浆中加入次氯酸钙、次氯酸钠等氧化剂,把纸浆里的木素溶解,提高纸浆的白度。”谢爱武生得白净,别人打趣说,你常常给纸浆漂白,自己的皮肤都变白了。

    虽然漂白不算是重体力活,但因为要观察漂白池的每一点变化,谢爱武需要在操作台前后跑动查看,“一个班下来就像跑了十几趟800米一样。”最让工友们佩服的,还是谢爱武的技术。别人漂白一吨的纸浆需要35-40公斤的漂液,谢爱武的用量都在35公斤以下,且工作22年来她的一等品率一直名列前茅。

    “其实这就是个积累经验的活,用最少的漂液漂出最好的纸浆来,用点心都可以做到。”虽然谢爱武这么说,但这么多年来,她带了一拨又一拨的徒弟,最后留下的没几个人,还全转到其他工种上去了,“说实话,有点难过,这个工作太操心、太累了,也不能怪他们”。

    闲一点的时候,谢爱武常常搓着自己的一双手,这双手布满被腐蚀后留下的一道道干纹。这两年,她的视力和嗅觉也都远不如从前了,嗓子常常干疼,一咳上来整晚睡不着。家里人看到谢爱武这么辛苦,想让她换个岗位。调来调去,她还是回到了漂白车间,“在这里,我能干得不错,到别处,啥也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