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一方品牌策划有限公司

崇仁游坊村:守望百年的传统造纸村落


所属分类:生活用纸    发布日期:[2011/8/12]    点击:[3232]

                            

                                                  游坊村家家户户屋前都有一个造纸作坊。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位于抚州第二高峰的相山山麓下的崇仁县桃源乡游坊村,数百年来,一直默默地在青山、绿水、翠竹中打磨着先辈们传承下来的竹纸制作技艺。近日,市、县文物工作者在进行非物质文化遗产调查时,对这个村仍然保存着传统草纸生产工艺,十分珍奇。文物工作者发现,时至今日,这个村子里,300多户人家还在传承着祖辈留下来的半手工造纸生产工序,造纸业成了村民致富奔小康的支柱产业,年利润达400多万元。在游坊,文物工作者还认定,游坊村外山溪旁还保存的数十座百年的造纸作坊,是中国古代四大发明之一的造纸术在民间的不断发展演变的实物例证,有非常重要的文物价值。

    8月10日上午,记者驱车来到游坊村采访,一进游坊村,看到的便是村中林立的新楼房,昭示着这个村庄的和谐富裕。而村民楼房的旁边,基本上有一座大小不等的草纸加工作坊,走进这些作坊,只见水轮旋转、机声隆隆,家家户户、男女老少都在忙碌地加工生产草纸,作坊里堆满了产品,而一些新居的底层,也成为临时堆放产品的场所。游坊村党支部书记裴恩华告诉记者,游坊全村有350多户人家,1570余口村民,95%以上人家均从事草纸加工业。由于产品质量上乘,销售渠道顺畅。近年来,仅草纸加工一项,户均收入可达4—5万元。目前正是草纸生产加工旺季,来自全国各地的订单雪片般飞来,草纸生产户全力以赴,日夜加班,以完成订单任务。

    “村里很少有人能说清造纸业是源于何朝何代。”问起游坊村的造纸业的渊源,裴恩华连连摇头:“我只知道,从我太爷爷辈就开始了。我是跟着爷爷学造纸业工艺的,按算,我爷爷今年有100多岁了……”

    在记者的要求下,裴恩华领我们去参观那些古老的造纸作坊,这些作坊远在村外的数里路远的小溪旁,裴恩华一边走一边向我们介绍:“我小时候曾经听爷爷讲过一个故事,游坊村一直生产草纸,但销售量不大,只在周边几个县。后来,由于得到了老神仙的指点,终于做大了产业。那是有一年的春节期间,有两个白胡子老人拄着拐杖来到了游坊村,老人衣着俭朴,行动迟缓,一进村后便向村民讨水喝,并声称肚子很饿了,走不动。游坊村民十分热情好客,对两个老人的到来表示了极大的热情。家家户户都以好酒好肉款待,老人毫不客气,放开肚皮吃酒吃肉,在酒过数巡之后,两个白胡子老人终于开口说话了,你们游坊村的草纸要想卖的好,不要用土车子运,要用大船装载,顺着崇仁河流到抚河、再走赣江、然后入长江,到长江边上的汉口,你们的草纸才好销。说完两个白胡子老人就不见了踪影。游坊村村民知道这是神仙在指点迷津,便将村里的草纸用船运载到汉口去,在汉口不仅货畅其流,生意价钱更是非常之好。”

    沿着村外的小溪前行,便知道游坊村在这一方为何能独具数百年的造纸业。裴恩华将那条小溪称作破港,破港水从高高的相山流下,形成了巨大的落差,这种丰富的水源及落差就是古代造纸工艺的必备条件。沿着山路上行,到处可见废弃了的生产作坊,而那些经年累月的水车、兑口、水池和作坊,如今有些还堆放着造纸的原材料,让人还能感觉到仿佛昔日手工生产草纸的盛况。

    “如今的造纸原料全部是小竹子,大竹子很值钱,每根10多元,所以用小竹子。使用小竹子造纸对山林资源也是一种保护。”裴恩华指着堆放在废弃作坊内的一些小竹子说:“这些作坊是上世纪50年代的,在这一路,你们可以看到分别为100年以上、60年以上和20年前的手工造纸作坊。打浆机是造纸工艺中非常重要的一环,在这里你还可以看到水轮打浆机的几个年代的陈列品。你看这台木制的电动水轮打浆机,是上世纪80年代的。后面还有一个是铁制的电动水轮打浆机,是我和几位村民自己设计的,只有10年的历史。现在当然是更先进了,手工操作的程序也越来越简便了,如今的生产工艺和工具有了长足进步,生产时间缩短了一半,产量和效益则翻了几番……”

    据裴恩华介绍,游坊村生产的草纸不仅可以作为日常用品,而且还有药用功能。游坊村曾有一些村民在服用了燃烧后的草纸灰以后,病患祛除。

崇仁游坊村:守望百年的传统造纸村落
上一页:洁宝频频遭遇假冒仿冒侵权维权困难
下一页:生活用纸涨价 平均每提上涨2-4元